身在天涯乡心依旧 找寻记忆中的年味儿

2019-04-15 10:04

  每至腊月三十,我们和叔叔两家人都会驱车前往乡下奶奶家。爷爷奶奶总是早早备好丰盛早餐:多种馅料的菜包、刚出笼屉的香甜豆包、澄黄香软的年糕、新鲜黏糯的玉米粥,再配上一碟鲜亮翠绿的小炒青菜和老姥姥(奶奶的母亲)一贯拿手的腌制韭花酱。年前的最后一个早晨便由丰盛诱人的食物开启。

  香气四溢,热气蒸腾,大人们在桌上闲谈,聊些邻里街坊近况,或者讨论一番时事趣闻;我则与堂弟商议零食礼包大计,策划新年活动:看村落里锣鼓队表演,田野“寻宝”,去老姥姥家扫尘、打扫门院……一家人其乐融融,好不快意。

  午后小憩后,大家又围坐在桌前,准备包水饺。洗菜、剁肉馅、和面、擀皮,只见饺子皮在老姥姥和奶奶的指尖纷飞,附着在上面的面粉在穿过窗户的阳光里,簌簌地、分明地落下。不过多久,一只只水饺便成型,它们形如雀腹,饱满乖巧,整齐卧坐在篦子上。奶奶不食肉的习惯也让素三鲜馅饺子成为我们家的过年必备品。

  家里的素三鲜不只有“三鲜”,馅料年年不同,但散发着浓郁香气的韭菜总是当仁不让的主角。配角可以是清脆的木耳、软弹的粉条,富有嚼劲的炸豆腐,鲜美中带有丝丝甜味儿的大白菜,以微麻的花椒粉调味。羊肉大葱和茴香猪肉馅水饺会在素三鲜之后下锅。趁“大肚腩”里的汤汁尚未被面皮吸收,咬一口饱含着多种食材的水饺,蘸一蘸略微辣口的腊八醋,再来一碗饺子汤,“原汤化原食”,春节风味尽在其中矣。

  “红梅争艳飞雪迎春到,万象更新新潮逐浪高”,“瑞气千条万众福,春风一度九州新”,对春天的无限期待,以及对家国、一肖生肖包中,事业、生活的美好愿景全都蕴含其中。

  爷爷素来喜爱书法,每逢过年必过挥毫之瘾。我和堂弟常作为“小助理”,负责在旁研墨,一来一回间,墨香四溢。爷爷笔风稳健,一竖一捺苍劲有力,蘸饱墨汁的笔尖于金粉缀饰的红纸上如虬龙般游走,不一会儿一句句和美吉祥的祝福便跃于联上。而我和堂弟也不甘于总在一旁观看,便各自挑几幅喜爱的春联,一笔一画写出自己的年味。

  待新联墨迹干后,我们捧着走至大门前,爸爸和叔叔早已搬来高高的梯子竖在那里。弟弟身形矫健,又喜欢爬高,摘除前一年旧春联的任务自然落在他身上。我们扶稳梯子,待弟弟用扫帚将全部褪色、剥落的对联扫落到地面,随后递之以热腾腾的浆糊。“千门万户曈曈日,总把新桃换旧符。”一楹新联,是新年的起笔。墨香余味尚未消散,美好祝福业已到来。

  如今皆话年味渐淡,对家乡的归属感渐失,但专属于我的家乡美味与墨香不曾因时间褪去。即使身在天涯,乡心依旧。

上一篇:老挝东盟期货商品交易所伴您与金三角经济特区共襄繁荣 下一篇:万众期待!美妆界奥斯卡天猫金妆奖太疯狂新增1000个品牌任你选